918搏天堂手机登录

巴西对我鞋件征高额反倾销附加税

Date:2021-01-08

  巴西《政府公报》7月7日公布了巴西外贸委员会此前通过的一项反倾销决议案,决定对南共市税号为6406.10.00的中国产鞋帮和对南共市税号为6406.10.00的中国产鞋底实施反倾销。这意味着输巴中国鞋帮和鞋底都将被课以182%的附加税。

  这项决议案是巴西对中国鞋类产品进行反倾销制裁的延伸。2010年以来,巴西已经对进口中国鞋类产品征收每双13.85美元的反倾销附加税。但据巴西调查,中国鞋件此后通过其他渠道出口巴西,使中国鞋件进口量大增,抵消了原先的反倾销效果,遂再对中国此类产品进口加强限制。

  此项高额关税的辐射面巨大。福建省晋江市一家制鞋企业的经理说,包括福建在内的中国鞋从此都将不可能出口到巴西。根据中国纺织工业协会的统计,福建省对巴西的出口量占全国的50.3%,其次是广东和浙江,各占20%和15.7%。福建的出口企业有148家,广东有224家,浙江有70家。“以前每双鞋加13.85美元就已经对中国鞋企造成很大打击了,更不用说182%的关税了。”中国轻工工艺品进出口商会法律部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说。

  巴西对我国鞋类产品的反倾销调查始于2008年12月31日。轻工商会法律部负责人表示,当时巴西选择意大利作为替代国,但意大利的制鞋工业处于高端水平,售价较高,与中国鞋类产品价格根本不具可比性。数据显示,以整鞋为例,意大利出口巴西的鞋价平均达31.96美元/双,而我国出口巴西的均价仅为5.97美元/双。

  该负责人称,尽管商会组织中国企业通过法律抗辩、政治交涉、行业交流、媒体宣传和公关游说等方式表达中方诉求,但巴西对此并未予以采纳和支持。

  2010年3月4日,巴西外贸委员会作出反倾销裁定,决定对进口自中国的鞋类产品(以皮鞋为主)征收13.85美元/双的反倾销税,有效期5年。据此计算,中国皮鞋出口巴西的成本每双大约要提高100元人民币。(下转A3版)

  但巴西当地制鞋工业协会似乎并不满足,认为我国出口商此后通过出口鞋类零部件以及借道越南和印度尼西亚来规避其反倾销措施,减损了反倾销措施的效果,因此建议巴西政府对中国鞋件启动反规避调查。

  2011年10月4日,巴西发布公告,决定对中国和越南的进口鞋启动反规避调查,历时9个月。巴西工业贸易部外贸保障局称,经调查证实中国鞋件进口量大增,抵消了原先对中国鞋实施反倾销的效果。另外,还发现中国鞋件进口已经占制鞋工业所用原材料的60%以上,而工业化生产过程中的附加值却低于25%。

  但上述商会人士对182%的反倾销附加税充满疑问,不知这一结果如何计算而来。康奈集团有限公司国际贸易部廖经理听闻后对本报记者表示不可思议:“欧盟之前对中国皮鞋征收16.5%的反倾销税都让我们吃不消了,182%的税简直是天文数字。”

  商会人士表示,由于此案要求企业递交的所有材料都要使用葡萄牙文,因此与应诉欧美国家贸易救济案件相比,本案应诉难得多。

  这是巴西第二次采取反规避措施。今年2月,巴西外贸委员会对来自巴拉圭和乌拉圭的纤维被褥征收反倾销税。在此之前,巴西已经对来自中国的纤维被褥加征反倾销税。

  反规避是反倾销的延伸,主要是指进口国针对出口商规避反倾销措施而采取的调查和裁决。在种种规避措施中,出口商惯用的方法之一就是将产品在第三国深加工后再转卖到目标进口国。

  “反规避的审核程序要比反倾销简单得多,被控国只要证明进口国提供的规避证据是错误或者根本不存在的就可以为自己开脱,而不用像反倾销审查那样证明成本、原料等内容。”北京环球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幻中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商务部人士指出,一旦被认定是规避行为,企业借第三国出口产品至目标国时将按此前认定的反倾销税率缴纳惩罚性关税,“这对于那些在反倾销困扰下艰难寻求海外渠道的中国相关企业采访无疑是一次沉重打击。”

  面对国外施加给中国产品的反规避压力,陈幻中认为,中国一方面要遵守欧盟及美国反规避的法律法规,审慎行事,另一方面要学习运用这些法律法规进行合理规避。

  “企业到进口国直接建厂是绕开反倾销壁垒、进入反倾销发起国市场的有效措施,但要用得巧妙、合法。比如,中国企业要将零部件转移至另一国现存的工厂进行简单组装,那么就要把中国零部件占全部零部件的价值控制在要求比例之内,这样才能达到合理规避的目的。”他说。